本文作者:历史说

春秋时期如何界定无赖国家?晋国抹黑对手秦国

春秋时期如何界定无赖国家?晋国抹黑对手秦国摘要:   国际社会间到底有没有道理可讲?答案是两元化的:行动上不讲道理,但口头上一定得讲道理,让人觉得被打击对象是个人神共愤的混蛋,不打都对不起全世界善良的人民。  这就是战时外交辞令。...

  国际社会间到底有没有道理可讲?答案是两元化的:行动上不讲道理,但口头上一定得讲道理,让人觉得被打击对象是个人神共愤的混蛋,不打都对不起全世界善良的人民。

  这就是战时外交辞令。

  写外交辞令不是愤怒谴责一下就可以敷衍的官样文章,它包含着对国际间关系洞若观火的了解,对交战双方军民心理丝丝入扣的把握,还要有高超的文学手段,用最恰当的辞藻、句式抹黑对手,同时自己装无辜,可谓集政治学、经济学、军事学、心理学和文学于一体。

  外交辞令似乎没有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而进展,近2600年前的一纸外交辞令,至今仍让人难以望其项背。且翻开《吕相绝秦》来看看——公元前578年的夏天,农历4月5日,晋国外交官吕相来到了秦国国都,代表本国领导人晋厉公,向秦国领导人秦桓公递交了一份文书。

  在外交文书的背后,是一个巨大的组合军事集团。以晋厉公为统帅,包括齐、宋、卫、鲁、郑、曹、邾、滕在内的多国部队,正在秦的边境地区——麻隧,大规模集结,战车已经排列成最佳的进攻阵势。不过,春秋时代是个讲究风度的时代,不像后人干事那么赤裸裸,而国际纷争的风度全在那一纸外交辞令上,外交辞令漂亮了,能为军事行动增色不少。

  外交官吕相交上去的那份外交文书,那是写得相当地漂亮,能很有文采地抹黑对手,将对手塑造成“无赖国家”,同时把自己塑造得好傻好天真。以下则以晋国的语气将外交宣战书再演绎一遍。

  回顾友好交往将自己的白眼狼历史轻轻抹去

  “回顾过去,秦晋两国有着相当长的蜜月期,两位前国家领导人晋献公与秦穆公,建立了良好的私交关系,两国人民齐心协力,坚守盟约,我们不仅是兄弟之邦,也是婚姻之邦,贵国是敝国的女婿,敝国也是贵国的女婿,两国努力缔造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国际环境。”

  “其间,我国总统晋献公不幸逝世,国内局势发生了微小的波折,两位继承人重耳和夷吾均流亡海外。贵国领导人秦穆公本着秦晋友好的原则,为稳定我国国内局势,将夷吾送回我国继承领导人职位。然而,秦穆公先生又不能始终贯彻秦晋友好的原则,好事不能做到底,不能为两国友好建立更大的功勋(又不能成大勋),于是有了韩原战役这样不愉快的军事摩擦(而为韩之师),之后,秦穆公先生为自己的鲁莽而后悔(悔于厥心),知错就改,将重耳先生送回我国继承大位,稳定了局势。秦晋两国的交往回到了正常的轨道。

  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历史说本文地址:http://biosky.cn/post/722.html发布于 01-30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野史秘闻_古代野史故事_中国古代野史趣闻大全-历史说

阅读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239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