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历史说

「历史民间故事」巫娘子糕中酒迷花,贾秀才计中计报仇

「历史民间故事」巫娘子糕中酒迷花,贾秀才计中计报仇摘要:   巫娘子糕中酒迷奸,贾秀才计中计报仇  明朝金华地区有一个贾秀才,年纪轻轻就饱读经书,才智过人。其妻巫氏,绝世姿容,贤良淑德。夫妻两口儿如鱼似水,你敬我爱,从来不吵架斗气。贾...

  巫娘子糕中酒迷奸,贾秀才计中计报仇

  明朝金华地区有一个贾秀才,年纪轻轻就饱读经书,才智过人。其妻巫氏,绝世姿容,贤良淑德。夫妻两口儿如鱼似水,你敬我爱,从来不吵架斗气。贾秀才在邻县官宦人家教书,半年才能回家一趟。巫娘子只得与丫鬟春花在家,安安稳稳地过日子。

  巫娘子心灵手巧,做得一手好针线活,尤其擅长刺绣。曾刺得一幅观音大士,栩栩如生、庄重典雅,见者无不赞叹!后裱成画轴,挂在净房里,焚香供养。附近的街道上有一个观音庵,庵中有个赵尼姑,而巫娘子一心供奉观音,所以两人时常走动。

  恰巧在一个春色撩人的日子里,赵尼姑趁贾秀才不在家,看望巫娘子,叨叨家长里短,消磨时光。巫娘子送赵尼姑出门时,赵尼姑道:“外面如此好春光,我们一起去外面走走!”也许是合当有事,刚走出大门,便被一个慌里慌张的浪荡子给撞了一下。那个浪荡子劈面看见巫娘子,便心花怒放,直盯盯地望着她。巫娘子顿时脸红耳赤,急忙躲回家中,掩了大门。

  赵尼姑却立在门首,说道:“卜官人,为何如此无礼!”

  那个人答道:“赵师父,我寻你多时,你却在这里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原来那个人姓卜名良,乃是金华城一个淫荡的花花公子,只要看见姑娘家长得有点姿色,便想法设法勾搭上床,是个不上手誓不罢休的主。甚至淫滥至极,不论老幼、美丑,都要下手。这些尼姑,自然与他多来往的,有时做他勾人的帮手,有时也与其厮混图个新鲜。这赵尼姑养了个徒弟,法名本空,年方二十多岁,长得也有些姿色。赵尼姑便指使徒弟,瞒着烧香拜佛的香客,就在观音大士的佛像下陪人睡觉,得人一些钱财,而这卜良就是赵尼姑的一个主顾,时常关顾她们徒弟二人。

  当日赵尼姑别了巫娘子,就和卜良走到僻静处谈话。卜良道:“你刚才进入的那家,是不是贾秀才家?”

  赵尼姑道:“正是。”

  卜良又道:“久闻他家娘子生的标致,适才我撞着的那位一定就是她了。”

  赵尼姑冷笑道:“就你聪明,这方圆百里也没有比她更漂亮的了。”

  卜良道:“果然是名不虚传,刚才匆匆一瞥,没瞧仔细,几时再见见,就死而无憾了!”

  赵尼姑道:“什么鬼话,再见一面有何难的?本月二十九日就是观音菩萨的生辰,街上肯定会举办庙会巡游,你便到她家对面楼上,租间房子住下。我那天约她出来到门边,必定站的时间长。那时任你瞧个够,一看一个饱!”

  卜良道:“绝妙!”

  转眼间到了这日,卜良依计到对门楼上住下,眼巴巴地偷窥贾家的动静。只见赵尼姑果真约了巫娘子到自己门口看庙会游街。而那巫娘子听说有这个观音圣会,自然不会错过,更不会想到有人暗地里偷窥她。直到游街结束,巫娘子走入里屋,卜良才出来。

  恰巧赵尼姑也从贾家出来,二人遇着说话。赵尼姑笑道:“看得仔细么?”

  卜良道:“看的真真切切,只是空想难耐,越看越上火,要是得手吃到嘴里就最好了!”

  赵尼姑冷笑道:“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他是个秀才娘子,等闲也不出来,即使出来了,也不会看上你!”

  一边说着,一边走到尼姑庵里。卜良进了庵里,便关上了大门,跪在赵尼姑跟前道:“你经常和她走动,肯定有办法,勾她一下。”

  赵尼姑道:“难,难,难!”

  卜良道:“哪怕尝尝她的滋味,死也甘心!”

  赵尼姑道:“这个娘子不比别人,忠贞的很。若要引动她的春心和你厮混,就是一万年恐怕也下不了手。若只要尝尝滋味,硬做她一做,还是有可能的,只是不能心急,要徐徐下手。”

  卜良道:“莫非强奸她不成?”赵尼姑道:“强奸不可,若逼急了她,寻了短见怎么办?我自有办法,不由她做主!”

  卜良道:“什么妙计这般厉害?我当拜你为师。”

  赵尼姑道:“古人说:‘慢橹摇船捉醉鱼’,除非弄醉了她,任你胡作非为。”

  卜良道:“那娘子也不像是能喝酒的,若她滴酒不喝,怎能强迫她?”

  赵尼姑道:“我自有办法算计她,你不要管!”

  卜良非要刨根问底,赵尼姑便附耳低言,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卜良大笑道:“妙计!从古至今,无有此法。”

  赵尼姑道:“只有一件事,我做此事诓骗了她,她事后必怪我,不与我来往,搞不好还要吃官司,如何是好?”

  卜良道:“只怕到不了手,既到了手,她还较真么?我用一些甜言蜜语哄骗她,况且她男人长久不在家,我与她做个长久夫妻不是更好。若她怪罪于你,我自重重相谢。难道怕我宠幸了她,忘了你?”

  赵尼姑道:“你这个色中饿鬼!”两人互相打趣一番,各自散了。

  从此以后,卜良天天来庵中打听消息,赵尼姑也日日算计如何诱巫娘子上当。过了几天,赵尼姑置办了几盒茶点来探望巫娘子,巫娘子便留她吃饭。赵尼姑便趁机问道:“娘子与秀才成亲了多时,两人正当青春年少,也该有喜生个小官人了。”

  巫娘子叹气道:“我们也朝思暮想呢!只是一直不遂人心愿。”

  赵尼姑道:“何不诚心祈求一下送子观音大士。”

  巫娘子道:“我在自家绣的观音面前,朝夕焚香,心中祈祷,只是不见灵验。”

  赵尼姑道:“娘子年纪尚小,不晓得求子之法。求子嗣须求白衣观音,那白衣观音才有许多灵验。小庵中便有白衣观音,只要施主诚心诚意,无有不灵验,我们这金华城里城外,有求必应!”

  巫娘子信以为真,便道:“或许能了我们的夙愿,待我先吃两日素,便到庵中许愿!”

  赵尼姑道:“先吃两日素,足见娘子诚心。只是第三天早晨,不宜食,至诚之心才能感动观音大士。娘子谨记!”巫娘子满口答应,先把几两银子与赵尼姑做了香油钱。赵尼姑心知巫娘子中计,便偷偷地将此消息告诉了卜良。

  那巫娘子果然吃了两日素,第三日一大早梳洗完毕,领了个丫鬟春花,一路赶到观音庵来。

  赵尼姑欢天喜地接着巫娘子,请到内室坐了喝茶。随后便引她参拜白衣观音。巫娘子跪在观音大士前暗暗祈祷,而赵尼姑假装替她向观音通诚,念道:“贾门信女巫氏,恳请保佑早生贵子,吉祥如意!”然后,赵尼姑敲动木鱼,念起经来,一口气硬是念了二十来遍。

  这赵尼姑诡计多端,晓得巫娘子早上起得早,没有吃早饭,特地故意拖长时间,要巫娘子忍饿好来对付。而巫娘子也跟赵尼姑后面念经,况且在观音佛像面前不好意思说饿了,其实自己空心早起,又疲劳又饥饿难耐。实在是熬不过,便小声叫了丫鬟春花,与她附耳低言道:“你看看厨房可有什么热汤水,弄一点与我吃了。”

  赵尼姑听见,故意问道:“刚才只管念经祈祷,竟忘了娘子可曾吃饭了。”

  巫娘子道:“早上来的早,况且前几天受师父嘱咐,并未吃饭。”

  赵尼姑道:“你看我真是老糊涂了,眼看诵经已经完毕,就把中饭提前吃了吧,我马上叫徒弟做中饭。”

  巫娘子道:“不满师父,肚子实在是饥渴,随便弄些点心,先吃些最好。”

  赵尼姑于是走到房里一会儿,又到厨房去一会儿,然后才叫徒弟本空端出一盘糕点和一壶热茶。此时巫娘子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。眼瞅见一大盘好糕点,便拿起一块来吃,又软又甜,况且是饥饿难耐,不经意间吃了好几块。小师父本空,一边斟茶,一边劝她又多吃了几块。不多久,巫娘子脸儿通红,感觉天旋地转,打了个哈欠,便软到在椅子上。赵尼姑假意吃惊道:“我的天啦,想必是早上起早了,头晕病犯了,扶她到床上睡个回笼觉。”于是就和徒弟本空连椅带人扛到床边,抱到床上睡了。

  你道这糕点为何如此厉害?原来赵尼姑知道巫娘子点酒不沾,特意弄了这糕点。这糕点乃是将糯米磨成细粉,把酒浆搅匀,烘干,再研磨成细粉,再下酒浆,如此两三次,最后才蒸成糕点。如果再喝一点热茶水,酒力便发作起来,任一般酒量好的人都吃不消,何况是不能喝酒的女子!巫娘子又是饿得很,吃得多了,热茶下去,自然发作起来。正是:“由你奸似鬼,吃了老娘洗脚水。”

  赵尼姑用此计,把巫娘子放倒了。那春花丫鬟见主人睡着了,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。赵尼姑便叫小徒弟本空,引着春花自去吃东西玩耍去了,哪里到这里照看。赵尼姑忙从暗处叫出卜良道:“雌儿已睡在床上,凭你受用去!该用什么谢我?”

  那卜良关上房门,揭开床帐一看,只见酒气喷人。巫娘子两颊绯红,就如一朵醉海棠一般,越看越标致。卜良淫火飞溅,先去亲个嘴,巫娘子丝毫没有反应。便大胆起来,轻轻地撩起裙子来,慢慢地褪去裤儿,露出雪白的下体来,将两只玉腿向两边掰开。卜良腾地扑上去,把阳物插入玉户中,猛烈抽将起来,其响亮“啪啪”之声不绝于耳。自夸道:“真是惭愧,不想今日才尝到了天下美味。”巫娘子酸软得动弹不得,朦胧中,似乎略略有些知觉,错认为在自家房中行夫妻事,不知青红皂白,任他颠鸾倒凤,到了心头上,巫娘子醉梦中也自失声哼哼唧唧起来。卜良听得巫娘子淫语之声,更加兴奋,两手紧紧抓住酥胸,叫了声“我的心肝宝贝,我死也!”一泄如注,卜良摊在床上,气喘吁吁。巫娘子还未苏醒,卜良就一手搭在巫娘子身上,做一头依偎着脸。

  睡下多时,巫娘子酒力渐渐散去,便醒过来,只见一个陌生的人睡在自己身上,大吃一惊,叫道:“来人啦,不好了!”急坐起来,连忙用衣服盖住了身子,那酒意早就惊到九霄云外了。又叫道:“你是何人,敢强奸良家妇女!”

  卜良也有些慌张,连忙跪下讨饶道:“望娘子慈悲,恕小生无礼!”巫娘子眼见身儿无一尺之布,知道着了他的道。便提起裤儿穿了,一边喊叫丫鬟春花,一边跳下床便走。卜良害怕有人看见,不敢追来,还在房中躲着。

  巫娘子开了门,走出房便叫春花。那春花因为起得早了,在小师父房里打盹,听到家主叫她,赶紧走到面前。巫娘子骂道:“你这个好奴才!我在房里睡了,你怎不陪着我?”巫娘子没处出气,狠狠地打春花。赵尼姑走来相劝,巫娘子看见赵尼姑,一发恼怒,将春花到了两耳光,道:“快收拾回去!”

  春花道:“还要念经呢!”

  巫娘子道:“多嘴奴才,谁要你管!”气的面皮紫涨,也不理赵尼姑,也不说破,马上回家了。

  回了家,巫娘子便关上了门,闷闷坐着。稍微冷静了一下,便问春花:“我记得饿了吃了些糕点,如何在床上睡了?”

  春花道:“夫人吃了糕,喝了几口热茶,便自倒在椅子上。”

  巫娘子又问道;“你到了哪里?”

  春花道:“夫人睡了,我肚子也饿,吃了夫人剩的糕点,后到小师父房里喝茶,有些困,就睡了,直到听到您叫我。”

  巫娘子道:“可看见有什么人到我房里来?”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历史说本文地址:http://biosky.cn/post/510.html发布于 01-13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野史秘闻_古代野史故事_中国古代野史趣闻大全-历史说

阅读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200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